方方转载(3月23日)|批斗方方雄赳赳

武汉寒士
武汉寒士
武汉寒士
704
文章
13
评论
2020年3月24日 评论 632 2116字
摘要

诚如王朔所说,“当下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左派右派之争,只有人派兽派之分。判断的标准很简单:说人话干人事爱人类的为人派,说鬼话干鬼事的是兽派”。

作者:老萧杂说

方方转载(3月23日)|批斗方方雄赳赳

武汉和湖北疫情,终于出现一连串的0。

“方方日记”也将要封笔了吧,完成其使命。

这无论如何是个好消息,说明疫情已经得以控制,离恢复正常日子不远了。

对一些人而言,更好的一面,是人世间,或很快再无“方方日记”。

取而代之的,会是乌泱泱的喜鹊,房前屋后戛戛的欢叫。不仅听起来熟悉和亲切,也令人满心的踏实与愉悦。

有人跟盼着武汉早日开城、盼着早日摘掉口罩一样,渴盼“方方日记”哪怕提早一个小时的寿终正寝。

即将没有“方方日记”的日子,天是晴朗朗的天,人是好欢喜的人,呀呼嗨嗨,一个呀嗨。

“方方日记”的第54篇,即临近大结局的一篇,颇有些硬气,如打完一手牌,最后甩出一张“大猫”。

尽管如此,有人觉得她将“功成身退”,也有人会认为她会落荒而逃。

问题在于,方方是从容地退也好,是惶恐地逃也罢,白纸黑字摆在那里,不再写就没事了么?

你上的那些房,揭的那些瓦,怕是还没挨够打。

之前,我在一篇题为《“谁炮制了〈一位高中生给‘方方阿姨’的信〉》的小文中说,武汉病例才刚刚接近清零,援鄂医疗队才刚刚撤离,就有人迫不及待跳将出来,以高中生口吻祭出一篇针对方方的雄文。

我的预测是,最艰难的日子正在过去,大众正可喘上一口气,创伤也会一如既往地快速结痂。如此情势之下,势必会有一场史诗般的集体赞颂。

而一场针对方方的升级版撕咬,不在这个最佳时机拉开帷幕,更待何时?

后来《“谁炮制了〈一位高中生给‘方方阿姨’的信〉》一文的阅读量已超24万,留言千余条。

油腻“高中生”的红裤头,被舆论强势扯下,犯众怒之后的挨揍,自然是鼻青脸肿。揍它个满脸桃花开,它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这篇文章后的留言,严格说来虽然不具有统计学上的样本意义,但不失为观察网络民意的一个小小窗口。

看完多数人的留言,放心了许多。

这么多肯定方方的人,未见得都能贴个什么派别的标签,不过都是些常识的坚守者。

我们这个社会,终归还是有那么一些希望的。

令人眼界大开的,则是“高中生”的捍卫者,阵势蔚为壮观。隔着屏幕,也能看到成群结队的他们,多是赤膊上阵,啸聚后台留言区。

一个个脸上红扑扑的,如农历三月三的盛大赶集。

抢得沙发之后,依稀看到,他们有的一边抠脚丫子,有的一边剔牙花子,却贼溜溜盯着这块小小的网络空间,随时准备抓住每一丝可能闪现的战机。

在他们眼里,方方是“伪士”,是“败家女”,是“砸锅者”,是“麻烦制造者”,是“恨国贼”,是比新冠病毒更毒的“病毒”。

更有人直呼:方方是“反动文人”。

这些观点和逻辑,腐朽和混乱程度,着实令人惊诧,恍若隔世。什么都在涨价,就是有些人越来越贱。

这个社会从来不缺美妙歌唱的夜莺,却容不下一个给破洞打补丁的人。

根据经验,跟这些人争辩是匍匐着好,还是站立着好;是吃屎香,还是吃饭香,毫无意义也毫无结果。

所能做的,是这类人只要在留言区一露头,就直接拉黑。哪敢挨你们一个手指头呢?怕买洗手液把我买穷了。

一直想弄明白,痛恨方方的,都是些什么人。昨天,看到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教授的《为方方三辩》。

他分析,“辱骂方方并希望她闭嘴者有三种人:有罪之人;心术不正的文化同行;没文化、没个人判断、没独立思想的芸芸众生。”

依我的判断,前两种人一定是有的,总量不特别大。他们容不得方方,不过是为了维护即期的现实利益。

更多的还是第三种群体。他们仇视方方,或有某些长远利益的考量,但主要出于内心的所谓“正义”。他们的愤怒,也是真实的。

这类人的价值观,以蒙昧和偏执去定义,大抵是准确的。因为他们身上,不可能产生改革改良的真正动力。他们秉持的价值观,也算不得多元化的一种,充其量是病态化、粪坑化。

诚如王朔所说,“当下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左派右派之争,只有人派兽派之分。判断的标准很简单:说人话干人事爱人类的为人派,说鬼话干鬼事的是兽派”。

一个说了些实话、讲了些常识的作家,价值观与一些人有分野,他们便满脸兴冲冲,跟喝了尿糖似的,要扑上去撕咬。

不能不承认,今天的中国,生活着一个弱智化的群体。在“国家”“民族”的名义下,他们抱残守缺,视个人权利、尊严为无物。

他们与代表文明与进步的价值观,是拧着来的,两者似乎少有交集,常常短兵相接、水火不容。

他们常常掩饰不住极其的无知和极端的自信,且不乏凶狠与狡诈。他们与符合常识和进步的价值观,分歧与裂痕越来越深,看不到任何和解的可能。

方方在最后一篇日记中说,“我容你们恶意骂我,是我的宽容,毕竟这只是你们的品质问题”。

可是,宽容在有些人面前,何其廉价。宽容会成为他们眼中的“怂”,只会让他们的群体化批斗,更加雄赳赳。

透过他们对方方的恶意指责和谩骂,不难发现,盲目战斗作为他们精神领域的主导,一时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一具具躯壳。

他们总量甚多,被时代巨轮拖拽着前行,却死死抱住一块漂浮在水面的朽木板,轻易不肯放手。

头上顶着个他们自己都辨析不清的“爱”字,整天满身的劣质香水味儿,使劲往一些宏大叙事上凑,孰不知有谁多看了他们一眼。

这些从来不肯正视现实的人,总是陶醉于虚妄的精神胜利之中,包括对方方的群殴般撕扯。他们一刻也不能没有撕咬的快意,因此对于方方,绝不会轻言放过。只不过在等待某种适宜的外部坏境。

像极了阿Q,经常气愤愤地走着的时候,忽然将手一扬:"我手执钢鞭将你打!……"

继续阅读
weinxin
请博主喝杯咖啡
←长按保存左边的赞赏码,打开微信扫一扫,选择本地图片/赞赏码,或者点击下方“打赏”选择支付宝扫一扫。
杂文最后更新:2020-3-29
武汉寒士
  • 声明:本文转载于网络,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,登载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信息,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异议,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,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。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